如何在2030年终结艾滋病?专家:加强青少年防治和教育 分享

责任编辑:日期: 2021-12-01 阅读:2,866次

□ 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 蒲晓磊

今年12月1日,是第34个“世界艾滋病日”。

在“世界艾滋病日”来临之际,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工程办公室于11月27日联合主办第六届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工作座谈会。

“青少年是民族的未来和希望,是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生力军。加强青少年艾滋病防治和教育,是遏制艾滋病传播的基础性工程,保障他们的健康权益,关乎国家未来发展、关乎民族复兴伟业。”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主任沈德咏道出了这场座谈会的重要意义。

参加座谈会的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主持人康辉,还有一个身份——青爱工程形象大使。在座谈会上,康辉宣读了“终结艾滋病性教育与人文教育普及活动”的倡议书,号召全社会为实现终结艾滋病这一艰巨任务共同努力。

终结艾滋病,是联合国定下的目标——今年6月,联合国大会表决通过关于到2030年结束艾滋病流行的政治宣言。

我国能否完成这一艰巨任务?对此,全国政协常委、社会和法制委员会驻会副主任吕忠梅表示,“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对实现全民健康目标作出战略部署,“终结艾滋病是实现全民健康的一个重要标志。我们看到,政府部门在积极部署和推动,科学家、医学工作者、教育工作者在各自领域深入研究、积极探索,不断推进艾滋病性教育与人文教育进校园、进课堂、进家庭。我们相信,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在政府的主导下,在各方面的积极参与下,中国一定能够率先在全球实现终结艾滋病的目标”。

青少年感染艾滋病危险仍在增加

近年来,我国高度重视青少年艾滋病防治和教育工作,出台多部法律和政策,将性教育纳入中小学基础教育,努力从源头阻断艾滋病传播,为我国率先实现终结艾滋病目标提供了重要的基础条件。

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学校、幼儿园应当对未成年人开展适合其年龄的性教育。今年9月颁布的《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21-2030年)》明确规定,为儿童提供性教育和性健康服务。

民进中央妇女儿童委员会主任、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佟新认为,增强青少年的法治意识和规则意识,至关重要,“在终结艾滋病的战役当中,法治教育是关键,青少年教育中应强化法治教育,使青少年能够建立自身安全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实现对自己人生负责的认知”。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我国采取了一系列防控措施,但是青少年作为艾滋病易感人群,近年来感染艾滋病的人数仍呈现逐年上升态势。

根据中国疾控中心公布的数据,近几年,我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趋于年轻化,15至24岁青少年艾滋病病毒感染人数呈增长趋势,青年学生每年新发病例约为3000例左右。

沈德咏指出,我国青少年感染艾滋病的状况尚未得到有效控制,青少年感染艾滋病的危险仍在增加。究其原因,主要有三点:青少年心智尚未成熟,对于性知识了解有限,缺少对艾滋病及其风险的认知和防范;社会性观念发生变化,加之涉黄网络媒体的不良传播,对青少年的性教育产生严重误导;青少年艾滋病防治和教育存在许多薄弱环节和空白死角。

宣传教育是最经济有效社会疫苗

近日,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工程办公室、北京青爱教育基金会发布了《青爱工程性教育防艾社会疫苗》白皮报告,数据显示,青年学生成为艾滋病病毒感染高发人群。2020年全国新报告15至24岁青年学生病例近3000例,占15至24岁青年的22.3%,性传播占98.6%。

与会人员认为,加强对于青少年的宣传教育,尤其是加强对于青少年的性教育,应当成为防治艾滋病的重要手段。

“目前艾滋病还没有有效的治愈性的药物,也没有可预防的疫苗,对于艾滋病防治而言,宣传教育就是最经济有效的社会疫苗。”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艾防处处长时颖说。

“艾滋病防治中,宣传教育是最重要的手段,也是最经济、最有效的社会力量,希望通过宣传教育促进青少年主动学习艾滋病防治知识,树立自身健康第一责任人的理念,从而筑起防治艾滋病的坚固防线。”全国政协常委、世界卫生组织前总干事、清华大学健康中国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陈冯富珍在视频发言时说。

已经92岁高龄的中国教育学会名誉会长、北京青爱教育基金会终身名誉会长顾明远,在担任青爱工程领导小组组长的10多年时间里,见证了人们在青少年性教育观念上的转变。

“前些年,很多人对性教育有顾虑,实际上这是对性教育的内容和意义不了解,误解很深。其实,性教育有着丰富的内容,除了生理方面以外,还有心理问题、道德问题、社会问题、法律问题等。性教育是贯穿孩子一生的教育。”顾明远说,值得欣慰的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部门、学校、家庭开始关心这一问题。

首都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副教授、中国性学会、青少年性健康专委会主任张玫玫从事性教育工作30多年,对于青少年性教育“教什么”“怎么教”等问题有着深入研究,“十几年来,经过对北京市中小学性教育模式的实践研究,我们总结出性教育的目标——培养健康、自信、快乐的男孩和女孩,为适应社会和未来的恋爱、婚姻、家庭幸福打下基础。性教育的内容,应该包括身体、性别、关系、安全和审美”。

用5年时间在全国开展宣传教育

青少年艾滋病防治事关千家万户,要如期实现终结艾滋病,尤其是率先终结青少年艾滋病的目标,就必须打一场终结艾滋病的人民战争。

“全社会都应当高度重视青少年艾滋病防治和教育工作,努力形成党委领导、政府主导、学校教导、家庭引导、社会组织疏导的综合防治和教育工作格局,不断提高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的水平和效果。”沈德咏说。

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副司长刘培俊说,长期以来,教育部会同有关部门积极开展形式多样的艾滋病防治教育活动,下一步,教育系统将优化教育方式抓落实,特别是通过校内校外、网上网下、课内课外,以形式多样的方式加强健康教育,把艾滋病的防治落实落细,见人见事见效。

国家禁毒办副主任李宪辉说,国家禁毒办将针对当前青少年对新型毒品知识了解不多、科学认识毒品危害不够、防范毒品侵蚀能力不强等问题,坚持把加强青少年防艾和毒品预防教育工作作为我国毒品治理的重要环节,抓紧抓好抓出成效。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说,中医药治疗艾滋病有独特的优势,未来将向更加精准化的方向发展,针对不同的感染途径、不同的病程,特别是针对青少年艾滋病患者采取更有针对性的治疗方案,有利于延长青少年艾滋病感染者的生存期,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

本次会议的一个重要成果,就是启动了“终结艾滋病性教育与人文教育普及活动”。

“我们计划用5年时间,在全国范围普及宣传性教育与人文教育,让人人知晓艾滋病的危害,让人人远离艾滋病的感染源。希望普及教育活动能够得到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为青少年创造一个安全成长的健康环境。”中国经济社会理事会理事、民进中央妇女儿童委员会副主任、青爱工程办公室主任张银俊说。


来源:法治日报——法制网